土匪的纪律性有多差,这时候就体现了出来。

小城楼有近三丈高,两侧都是陡峭的山崖,大门还镶着厚厚的铁板,哪怕被射死了好几个,守卫小城楼的土匪还有十几人,如果占据城墙的优势据守,就凭张凉带来的这点人根本攻不破小城楼。

可是现在,没被射杀的土匪都被吓跑了,七八个老兵扛着梯子,轻而易举的就把小城楼占领了。

然后第一时间打开厚重的大门,把便携式重弩送到了小城楼上。

同样的一幕,也发生在黑水沟北山口。

而黑水沟腹地内的一千多土匪,现在还一无所知。

大当家搂着姑娘睡得正香呢,突然听到外面有人疯狂砸门。

“特么的谁啊,一大早就砸门!”

大当家气得一脚踢开姑娘,提起裤子打开房门,冲报信的土匪小头目喝道:“你要不给我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,今天老子扒了你的皮!”

“大当家,不好啦,有人来闯山门!”小头目赶紧说道。

“你说什么?”大当家怀疑自己听错了。

“有……有人来闯山门!”小头目又重复了一遍。

“谁特么这么大胆子?活腻歪了吗?”大当家愤怒得瞪大眼睛。

闯山门对于土匪来说,意味着彻底不死不休。

黑水沟是金川最大的土匪,后台又是赵县尉,不管黑的还是白的,都是金川的老大,他们不去闯别人的山门就不错了,谁敢来闯黑水沟的山门?

“没看清,认不出来。

“那他们有多少人?”

“也……也没看清。

”小头目小心翼翼答道:“他们的箭太准了,老全他们就是往外看了一眼,就被射死了……”

“闯山门的是谁你不知道,多少人你也不知道,你守的什么门?”

说到这里,大当家猛地一瞪眼:“对了,你跑回来了,谁在守门?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小头目缩了缩脖子,不敢答话。

“你特么……”

大当家一看小头目的表情,就知道事情糟了,一脚把小头目踹翻,飞快冲进院子,拖出一面大鼓,抡起胳膊猛砸起来。

咚咚咚!

沉闷的鼓声响彻山谷,惊醒了还在沉睡的土匪。

这可是点将鼓,土匪们不敢耽搁,纷纷提着各自的武器,冲上校场。

……

黑水沟一里多外,两个猎人正在林子里赶路。

走在前面的高个猎人突然停了下来:“老唐,你刚才听到什么动静了没?”

“好像听到了咚咚咚的声音,不过听不太清。

矮个猎人问道:“老韩,怎么了?”

“原来你也听到了,我还以为听错了呢。

”高个猎人说道:“这不会是黑水沟土匪在敲鼓吧?”

“你管他是谁敲鼓呢,咱们还是赶紧去看看昨天的坑里有没有逮到野猪吧。

”矮个猎人推了同伴一下。

“没有的话,咱们再着急,去了还是没有,有的话,咱们明天再去,它也跑不掉。

高个猎人说道:“但是土匪打鼓平时可见不到。

“打个鼓有什么稀罕的,你想听,回去我把村口的鼓借回来,你随便敲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