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阳姝:“……”

“不过冷墨琛也是真的狠,看我摔过去也不躲开。

欧阳姝叹气。

冷墨琛没少在他手里吃过亏,又怎么可能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。

没有听到欧阳姝的声音,冷骞尘抬起头打量她,“你不心疼吗?”

“伤都伤了,心疼有什么用?”

冷骞尘被气笑了,这一笑,牵扯到了后背的伤口,惹得他倒吸一口凉气。

欧阳姝听到声音连忙挣脱开他的手,岂料一不小心又扯到了他的伤口,冷骞尘倒吸气的声音更重了。

欧阳姝连忙去看他的伤口,“你没事吧?”

“没事,就是差不多要换药了。

欧阳姝的脸都白了,手忙脚乱地给家庭医生打电话,一番折腾天色已经黑了。

在医生的再三叮嘱下,欧阳姝说什么都不让冷骞尘下床了。

冷骞尘见她端着粥来喂自己,怕她累到,要端过来,却不想欧阳姝根本就不给他自己吃的机会,“你坐着就好,好好坐着,不要乱动。

冷骞尘哭笑不得,“我还有手。

“医生说你尽量不要用手。

冷骞尘似笑非笑地看着她,“照医生这样说,我洗澡都不能自己洗了。

欧阳姝一本正经地点头,“我帮你。

冷骞尘愣住,露出难以置信的目光,反而是欧阳姝很坦荡地看着他,“为了你的伤口早点好起来,你将就一下。

冷骞尘:“……”

千算万算,没想到把自己算了进去。

这一个晚上,冷骞尘才知道什么叫引火自焚。

好不容易冷静下来准备书睡觉,天亮了。

欧阳姝对他说:“陶春红一个人在家,我要回去看看她怎么样了。

冷骞尘爬起来,“我送你过去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